人的一些微妙心理,鸡蛋、草莓和照片

2014年4月24日 评论关闭.

记得老早看过一个故事,也讲过这个故事。

他不喜欢吃鸡蛋,每次鸡蛋都给你。开始你很感谢不久便习惯理所应当。突然有一天,他将鸡蛋给了我,你不爽了失去理智了开始责怪他。把鸡蛋原本属于他他有理由重新分配的事实抛到九霄云外。

昨天,领导开会,也提到了鸡蛋的故事。故事终归是故事来源生活却脱离生活,只能说了听了感慨了却无法深刻无法醍醐灌顶。

但我却有两个真实的故事。

清明假期值班,领导过意不去,带来了刚采摘的草莓慰问,我伙同另外一同事洗了分了吃了。但最后两个我留下来,想着下午还有一位值班的女生。为了表现我的人文关怀,我把两个草莓放在她键盘附近,为了表示我的细心,我把草莓摆了自认为不错的姿势。 阅读全文…

有感于博客的一次修改

2014年4月3日 评论关闭.

建博四年,博客的多次版本更新,都略显麻烦地过去了,但今天两个数字的更改,却怎么也让我无法平静。我把年龄29岁改成32岁,把拼打互联网已6年改成9年。更改的是两个数字,不能平静的是时光流逝,是心情。

博客年龄

不得言博客更新

我熟悉的博友,有的域名打不开了,有的变成僵尸博客,较好的保持着几月一篇的龟速。我不再去赏识的博客串门,他们也鲜来我处,彼此地就这么混入互联网大潮,模糊了飘渺了。是生活中的一些事,让我们注意力转移?我没有时间静心思考,静心打字,静心了解自我。 阅读全文…

标签:

蜜蜂和油菜花

2014年4月3日 评论关闭.

不知是天生对那黄灿灿密麻麻的油菜花有感情,还是受女儿对花儿情有独钟的感染,又或者是对年前国庆种在老家火车道边的油菜花的期待,更或者干脆是油菜花那天生具有的感染力。反正看到它们齐刷刷地在风中摇曳就走不动了,如同熊碰到蜜狗遇到屎,迫不及待地想身临其境,想占有它们,想和它们为伍,想随它们摇曳。

到项目现场取景,每个项目都或多或少种着油菜花。此时正是油菜花茂盛的季节,远望过去一片金黄,那桃花杏花迎春花立刻逊色了,对其它花的感情不由自主地转移到了油菜花上。现在想来,不知是真的累了还是受油菜花感染,我驻足休息的地方总伴着油菜花。

蜜蜂和油菜花

采蜜在油菜花从的蜜蜂

一朵朵,一排排,一片片,或稀或密铺满了眼前铺满了视野,微风阵阵,摇曳多姿;蜜蜂此起彼伏,忽高忽低,挑肥拣瘦采着花蜜。当你举起相机准备咔嚓时,蜜蜂却飞走了,飞的迅速飞的没有征兆。不知是油菜花赶走了蜜蜂,还是蜜蜂的移情别恋,它们分开了。蜜蜂飞舞着唱着歌继续寻找真爱,花儿摇曳着跳着舞继续期待未来。 阅读全文…

思乡随感

2013年12月7日 4 条评论 »

摇了下头,晃了下脑,伸出手指掐着算,来郑州竟七年了,由陌生到熟悉最后变为亲切,逐渐熟悉了人,熟悉了事,熟悉了纵横交错的街道熟悉了风土民情。2012年初女儿出生了,走马观花漂泊异乡感渐淡,郑州自然而然成了第二故乡,我心安逸。

七年,物是物人却非人,我那充满欢笑的儿时记忆,只有孤灯夜深之时,方才涌现。家乡的事物我如数家珍明朗而又热烈,而今变得平淡难以捉摸。犹如冒着泡的开水,被置入冰箱冷却,心态由暖变冷迅捷而不可阻挡。当现实变成记忆,记忆又开始朦胧时,我心不安。

国庆携妻抱女归家。记忆中就在昨天还光着屁股在河捉鱼的男孩如今要结婚,母亲粗糙的手和沟壑般的皱纹,父亲苍老的红脸庞及且战且退的发际线,一切都那么真实,这些真实颠覆着我的记忆。父亲骑三轮载我办身份证的路上,我闲聊起前些年回家,坐自家门口晒太阳,见到我回来就打招呼的老人,怎么都不见了? 阅读全文…

www.huameitrans100.com www.jxjindi.com www.dingkai-vaL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