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和我们的家 > 女儿的聊城行(2)——中牟到郑州

女儿的聊城行(2)——中牟到郑州

2014年5月21日

下午三点,郑州。在打了两个电话之后,妻子才勉强将睡午觉正酣的女儿叫醒。不久女儿便随丁妈坐中牟到郑州的公交,后转乘出租车,到丁爸上班的楼下。如果时间允许,女儿会被邀请坐电梯上五楼,逛一逛爸爸的办公室,见一见叔叔阿姨。

但情况未能如愿,等到下班也没能见到她们母女,无奈下了楼到达约好的路口等候。一个女子从远处走来站定我上游,背着背包。我背着背包,左手提着背包,站在三米处的下游。我暗笑无处不在的竞争。女儿到了,妻子示意师傅在我处停下,出租车于是停了。

女子抢跑几步过来开后车门,随即甩出一句我抢到的。见到女儿我心情大好,对女子行为不以为意,反主动开车门的行为表示赞赏。我请女子让开,接下女儿放在地上,女子带着拦到出租的喜悦和不礼貌抢车行为的歉意随着出租车远去了。女儿脚着地,如同拍晕了头的苍蝇,在停满汽车、自行车、电动车的空间夹缝里,打着旋来来回回游走。

女儿并未因坐出租晕吐而精神萎靡,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乱转,是因初到陌生环境一时不知身在何处之故。妻子把三米开外自顾打着旋前行不回头的女儿喊回,我架起她的两个胳膊使劲一提,女儿双腿顺势叉开骑在我的脖子上,一家三口朝事先定好的酒店走去。

妻子因啥都想吃而不知吃啥,被我一再追问吃啥却不提供建议而恼怒和不知所措。女儿自顾自地骑在我的脖子上大呼小叫,碰见狗狗就汪汪,碰见小猫就喵喵。当吃货苦恼吃啥时和无头苍蝇没区别,我唯一要做的是,画龙点睛拨云见日,给她指个方向,她就嗡嗡奔着方向飞去了。

前提是要直中要害了解爱好,如是苍蝇你需给指有缝的臭蛋,如是狗你需要指一根骨头。我自然知道妻子喜好,但这次她需自己做主。办了手续入住旅店,把贵重的东西倒腾到背包,同女儿在床上玩了一会之后,妻子决定带女儿外出觅食了。

离住处一个路口之遥的花园路新玛特,女儿在三楼某冰激凌店驻足,被橱窗内玲琅满目的冰激凌吸引而无法前行。在这个那个那个这个多多大大的词语挨个从女儿嘴中蹦出之后,妻子最终买妻子认为好吃的。我引着丁丁找个座位做定了,女儿按耐着兴奋坐在椅子上等。

让我想起前公司老板,决定购买服务器让找卖家做调查。用三五天从价格到托管服务做了详细咨询,最后从国内主流服务器提供商选了六七款性价比不错的上交。半月后领导让我去办公室,一台2U服务器占了大半个老板桌的空闲位置。领导兴高采烈地说托熟人配了一台性能超高服务器。我接过配置单唯有苦笑附和说这款确实够好,保证十年不落伍。

如果你确定不需要我的意见那就不用资讯我嘛!这多伤感情。还好女儿还不知她最终吃的那款是不是她初期选得那款。另外妻子这种让女儿培养参与感的目的值得称赞,和我那遭遇自不可同日而语。

把女儿引导到一个有背景的座位是我刻意而为。我拿着相机在不同方位给她拍了照片。女儿对我拍照一般采取无视,个别情况下拍完照片会让我给她回放,极个别情况下会抢相机自己拍,或者闹着要关我的闪光灯。但现在她要吃冰激凌,于是满怀兴奋地耐心等。等得不耐烦了会回头看看。

冰激凌让女儿充满活力更加活跃,她摸摸乳白色的栅栏装饰,她碰碰矗立路边的小模特,她推推玻璃茶几的藤椅,更多的缺失到处乱跑。妻子最终决定吃二楼的一家烤全鱼,在等待期间女儿背着近三斤斤的相机,用着吃奶的劲高举着挡住眼睛——那是她爸爸拍照的姿势——眼不看路地到处乱走。

我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提着她脖后的相机背带,女儿如失手让相机掉落以她肩膀的宽度无法挂住相机,是极有可能掉在地上相机镜头七零八落的。我不敢让她发现我的小动作,她自己拍照时是不允许我多余动作的。店里的服务员为我们让路,店里的吃货投来异样眼光。

在女儿喝罢了免费萝卜小菜甜甜水,又用盘子有喝罢甜茶之后,烤全鱼上来了,女儿没了兴趣,因为她喝饱了。她开始替服务员整理休息椅,她开始关注壁挂电视机里的熊出没,她又开始拿着相机到处乱拍,她开始又是要尿尿又是要拉臭臭。

三番五次地要求去厕所那是她的借口,据我们的经验女儿是不耐烦了,三下五除二地吃完饭,在二楼的一个吉祥娃旁边拍了张照片,在被提着水桶的安保员善意提醒商场不可用相机拍照但可用手机拍的提醒下,已是九点半,我们决定回家睡觉。

妻子对街货流连忘返,女儿对街货东抓西扯,我们举步维艰。用了近一个小时走了一个路口,到家十点半。女儿累了要休息,嘴里酌着丁妈冲的奶,抱着奶瓶立刻睡着了。我也在女儿时不时地蹬被蹬我脸的折磨中睡着了。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
www.huojia899.com www.hbzhendao.com www.tsinghua-c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