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和我们的家 > 女儿的聊城行(3)——开往聊城的列车

女儿的聊城行(3)——开往聊城的列车

2014年5月26日

清晨五点,闹铃把我叫醒,收拾了各种需充电用具,收拾了女儿的兔子和麦兜,把妻子背包的东西塞进我的背包,把相机装进背包。洗刷完毕看时间差不多了叫醒妻子,妻子收拾琐碎及零碎事物,又确认了几样东西所在的包,洗刷完毕,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叫醒女儿。

我计划用十分钟时间把丁丁弄醒,女儿翻来覆去地微睁双眼然后又沉沉睡去。丁丁起来按电梯啦,丁丁起来吃肉肉啦,丁丁我咬你屁屁啦,我使劲各种方法女儿只是微睁双眼又沉沉睡去。丁妈收拾完毕,把嘴里嘟囔着睡睡的女儿抱起,洗了屁股和脸蛋,传上衣服后女儿醒了过来。

一旦醒了女儿就活泼不停。她开空调开电视开床头灯开门开防烟面具。在女儿我我我的自荐中,教她挪开房门插销,女儿就飞奔而出按电梯按钮了。下楼来到大厅办完退房手续,在女儿和服务员姐姐拜拜声中,我们离开旅店。

我们一家三口,呼吸着清晨的新鲜空气。我们一人牵着女儿一只手,丁爸牵着丁丁的右手,丁妈牵着丁丁的左手,兴高采烈地走过一个路口,走到花园路,截个出租我们就能去火车站了。

在呼啸而过大量的空车跑向北方交接时,我们和一个男子好不容易拦到稀疏南行的空出租车。拼了车,在司机师傅欢快的谈笑声中,一路畅通地来到了火车站。

我们离发车还有一小时,妻子带着女儿去了德克士,我背着背包带着身份证去取票。排了十分钟的队取了票,汇合了德克士的女儿和妻子,等了三五分钟的全家桶,检了票上了楼进了候车室,我相机挂在脖子上,或尾随其后,或快步超前。

候车室人不多,找了个空位,引导女儿扔了次垃圾,我去了趟厕所,于是安定了。丁妈提议丁丁照相,女儿大感兴趣。横排竖排手指堵着镜头拍,无一不显示着其专业素质和浓厚兴趣。丁丁在要丁妈嘴里的一块薄荷糖时,人流开始骚动,剪票人员开始就位,检票时间要到了。

妻子轻装前行,我重甲在身,相机在脖子上逛荡。剪了票女儿一边走一边看一边玩还不忘给火车拍照。我们一人一只手,丁爸右手丁妈左手,丁丁夹在中间。我们不紧不慢,丁丁慢条斯理,从十号车厢走到了二号车厢,换了卧铺牌找到卧铺号。在妻子和女儿吃东西不亦乐乎中,火车不知不觉地出站了。

女儿开始吃东西,吃了东西女儿有些累,她趴着休息眼神涣散。十分钟后她要求爬上铺,爬到了上铺开始邀请妻子爬上铺,看着对面的叔叔把包塞进行李架,女儿也要把包塞进行李架。她抓起自己的小包扔了进去,她吃力地运动着把妈妈的背包放上,又抱起装满各种零食奶瓶奶粉玩具的妈咪包,在我的帮助下放进了行李架。

无聊的丁丁和丁妈躺着,肢解和拼凑娃娃一遍又一遍,我则保养相机。路途漫长,在丁丁睡醒一觉之后,终于熬到了头。刚睡醒的丁丁坐着,两脸绯红,头发凌乱。妻子手脚麻利地给女儿梳了小辫。我收拾了行李,整节车厢只下了我们一家。

这是错觉。转头火车硬座方向下车的人人山人海,在女儿”人多多”的感慨中,我或前或后,女儿或被抱着或被牵着,随着人流涌向出站口。在那里有位王姓阿姨正等着接站。在某处有位滕姓阿姨也早于我们两小时到达。

聊城,我们来了。女儿,我告诉你,十三年前你爸来此求学,十二年前你妈来此求学,九年前我们和这里不辞而别。如今你爸和你妈带着你回来了。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
www.cyinfo.net.cn www.gongminjiaju.com www.qiLongnongy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