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乡随感

2013年12月7日 4 条评论 »

摇了下头,晃了下脑,伸出手指掐着算,来郑州竟七年了,由陌生到熟悉最后变为亲切,逐渐熟悉了人,熟悉了事,熟悉了纵横交错的街道熟悉了风土民情。2012年初女儿出生了,走马观花漂泊异乡感渐淡,郑州自然而然成了第二故乡,我心安逸。

七年,物是物人却非人,我那充满欢笑的儿时记忆,只有孤灯夜深之时,方才涌现。家乡的事物我如数家珍明朗而又热烈,而今变得平淡难以捉摸。犹如冒着泡的开水,被置入冰箱冷却,心态由暖变冷迅捷而不可阻挡。当现实变成记忆,记忆又开始朦胧时,我心不安。

国庆携妻抱女归家。记忆中就在昨天还光着屁股在河捉鱼的男孩如今要结婚,母亲粗糙的手和沟壑般的皱纹,父亲苍老的红脸庞及且战且退的发际线,一切都那么真实,这些真实颠覆着我的记忆。父亲骑三轮载我办身份证的路上,我闲聊起前些年回家,坐自家门口晒太阳,见到我回来就打招呼的老人,怎么都不见了? 阅读全文…

骑行偶遇,那满身故事的人

2013年10月25日 2 条评论 »

深秋的午后,阳光刺眼。郑开大道,超过一个精疲力竭的骑行者,我迅速爬上贾鲁河桥的小缓坡。一个背影进入眼帘,高瘦身材,橘色大背囊,步伐轻快而有力。敬意立即充满全身,我碰到了一个徒步者。我靠近他,放缓速度,盯着他瞧。

徒步中的小伙子

2013年10月19郑开大道徒步者背影

他沉浸在音乐中,对我的贸然出现毫无准备,一闪而过让他惊诧,身体不由自主躲向路边。这个令他惊诧的招呼让我十分满意,我绝尘顺坡而下,在前面百余米处停下了,掏出背包的相机,那里有几朵不知名的花。 阅读全文…

玻璃易碎和祸从口出

2013年10月14日 评论关闭.

她和他分手了,在她生日当天。男人提出的。

听此消息没有感到诧异,小鸟终归属于天空,养鸟人放了手,她从此有了自由。问起分手缘由时,我既惊诧又好笑,继而变得坐立不安。当那颇有戏剧性的分手缘由,被认为真实而准确时,我如坐针毡感愈发强烈并严重起来。

我给男人带了绿帽子。

是的,如梦境般,在别人的怂恿下,我幻化成看不见摸不着的却能闻到嗅到感觉到的令人抓狂的威力足够大能致家破人亡的神奇绿帽子,扣在了男人头上,全然不知男人的头围以及喜欢的款式,就那么倏地一下扣上了,不大不小。

男人开始空穴来风,继而言之确凿,最后出离愤怒,丧失理智。不顾此时刻,应是香甜的生日蛋糕,朦胧的烛光晚餐,娇艳的玫瑰花束,爱人的甜蜜嘴唇。或者恰如其分地单膝跪地,满脸严肃神情紧张,摸出红色心形礼盒,让女人怦然心动。 阅读全文…

不得言凌晨骑行郑州黄河大桥花园口游记

2013年6月21日 16 条评论 »

穿着短袖短裤骑行服,凌晨两点半把车提下四楼,发现骑行裤穿反了懒得折回,在二楼就地换了,站在门口一阵凉风吹过,我不禁脱口而出“冷”!我活动着筋骨,等鸡皮疙瘩消退后,我逐渐适应过来。“骑起来就会热的”经验告诉我。

于是,跨上自行车顺着一线天胡同上路了。凌晨三点的关虎屯冷冷清清,但当我拐入主道时立刻惊讶了。形形色色的男女涌入眼帘,霓虹灯不停闪烁,混着昏黄的路灯,竟有些灯壁辉煌。勾肩搭背,打情骂俏,女人们化着浓妆,穿着短裙,挺着胸脯,扭着蛇妖。婀娜那个多姿……

我放慢腿脚目不斜视地进入花园路,留下一串惊讶的目光。我对这种目光不陌生,周围的环境被你熟悉之后,突然的另类总会吸引注意。想想吧,冰冷的夜、红色骑行服,白色骑行帽,因冷缩着脖子、猥琐地从黑胡同窜出来,一如我适应平静灰蒙的一线天,突然拐进灯红酒绿产生的错乱一样,感官和心理上均有较大刺激。至于描眉的眼睛里是羡慕,还是鄙夷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

东风渠桥凌晨照片

花园北路和东风路交叉口夜晚照片

管那么多干啥呢?你扭你的小蛮腰,我骑我的自行车,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黄河桥,咱们两不相干嘛。虽然两不相干但我还是寻思。那花男绿女会不会像我一样,写下一段文字呢?是夜,风黑月无,坐台一夜,困乏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一头猛兽,身披红衣脑带白帽,从黑乎乎的一线天胡同窜出…… 阅读全文…

标签:
www.shteepack.com www.sinzhao.com www.cszh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