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聊城行(7)——回郑州的列车

2014年7月1日 评论关闭.

早晨洗漱完,女儿还在沉睡。她躺在床上,呼吸均匀且沉稳,麦兜躺在旁边,和谐而安静。麦兜一路跟女儿而来,一直静静地躺在女儿的背包。同来的还有一只兔子,兔子爸爸背着,有时女儿喜欢听着儿歌睡觉。

这里有个小插曲。回来的火车长,丁爸看说明书记得兔耳朵耐咬适合幼儿磨牙,用牙咬了咬没坏真耐咬,又使劲咬了咬没坏的确耐咬,使劲咬了咬还是没坏质量只好,最后我用犬牙牙尖使劲咔嘣一下于是坏了。

丁妈大发脾气,抢过兔子猛地摔到一边,咬牙切齿地说干脆扔了看着心烦。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丁爸,咬坏耳朵是错误的,扔兔子摔坏也是没对的,不管出于何种理由。

挠醒女儿给女儿洗脸洗屁股,给我们接站的王阿姨来了,她带着儿子岩岩打算送站,彦彦姐一家也来给我们送行。送行千里终有一别,就在旅店的大门口上了车,挥了挥手,说了再见。 阅读全文…

标签:

女儿的聊城行(6)——姜堤乐园

2014年6月26日 评论关闭.

吃过砂锅,送走了一批,剩下的回到旅馆休整片刻,再等一会我们要去姜堤乐园。姜堤乐园位于聊城市南郊,东临赵王河,北靠徒骇河,是个透染了浓重乡土气息、折射着民族地域文化风采的游乐园。

女儿在去的路上就睡着了,买了票进了园,到了她爸妈十年前拍过照的地方还是没醒。睡觉是个大好事,通过个把小时的睡眠补充,女儿又可以到处乱窜乱跳了。女儿半睡半醒时不让我抱,睡的沉了怎么抱都成了。

姜堤乐园没的好说,直接上图配简短说明吧。

标签:

女儿的聊城行(5)——信步聊大

2014年6月15日 评论关闭.

一下车女儿就如上紧发条的娃娃放在地上,开始卯足劲到处乱窜到处乱跑了。阳光耀眼她没有目的地跑,后来辨明方向了,朝树荫下跑。女儿被丁妈喊过来牵到小朋友的伙伴里。

女儿的玩耍无处不在,一棵小草一棵树苗一朵小花,都是她的兴趣点,如果手里有个棒棒糖会老实一些。她跪在草坪上,她趴在石头上,她在草坪上乱蹦,她从大石上跳下。跳到妈妈的怀里。

起风了,风越来越大,她站不住了,她跑向妈妈要求妈妈庇护,妻子弯着腰把她搂住,妈妈把她护住了,圆鼓鼓的肚子却露了出来。大风吹乱了妻子的头发,吹眯了女儿的眼睛。

干涸了的喷泉旁,阳光照的一切耀眼让人无法直视。女儿手里拿着大风挂下的树叶,左手也有右手也有,她趴在喷泉庞匍匐着,一拱一拱地前进,如同一个胖胖的大虫。

看四处无人,揪一朵小花,送给女儿,女儿立马阳光灿烂了,她把花当成宝贝攥在手里。妻子递给她水杯让她喝水,她不怀好意地喝了然后吐掉,如此反复几次。最后把水杯递给我,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没。 阅读全文…

标签:

女儿的聊城行(4)——初识聊城

2014年5月31日 评论关闭.

火车站变化巨大,火车出了站我们才辨明方向,带着女儿从月台经地下通道走向出站口,一路辗转找售票厅又耽搁了不少功夫。售票厅自动取票机处取了票出来,丁妈已经同前来接站丁丁的王阿姨聊得起劲。我三步并作两步,寒暄几句上了车。

随手把车上的小鹿玩具递给后座的女儿后,我揉了揉太阳穴,努力让九年前的记忆清晰。逐渐地我发现,那条条街道那栋栋建筑,有一丝印象却无法描述,竟无一处能同记忆吻合。我摇了摇头不无惆怅地想,记忆永远是记忆,再也无法重拾。

车在缓缓前行,我的思绪在飞。我想象着,过了路口应该有个建筑我工作于此,却已拆迁重建;前面不远应该有个网吧哪里我彻夜奋战,但已成儿童乐园;当我发现住了一年的阁楼再也无法确认,租住一年的小区已无法认门,有些恍然和不知所措了。

事实上惆怅只是瞬间,我终究以变化为欣喜了。一个生活五年的小城,经过九年的忘却,总该差不多了罢?该忘却的就忘却吧,我还有一个珍藏的围墙围起来的生活了四年的大学可供回忆。大学四年是清晰的,是经无数个梦妆饰的,是我现在一切的开端。 阅读全文…

标签:
www.detech-china.com www.kcjdgs.com www.LyLgj.com